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脑相关 > 正文
很多曾经的朋友都结婚了,我怎么看待这件事?
2015年10月24日 电脑相关 ⁄ 共 2809字 评论数 1

前段时间,我已不常联系的至交突然发来一张照片告诉我,朱某某结婚了。我一看照片,朱姑娘在画面里很美的,新郎也俊朗秀气,虽然学生时代她是以刻苦著称的,戴着灰蒙蒙的眼镜,不修边幅的书呆子模样,但我知道,她还是漂亮的。

依旧是至交,在很久以前发来过往同学的聚会照片,我一看同样很感慨。朱姑娘结婚以后,我又想办法将聚会照片翻出,对着上面的人一个个回想他们的故事。这个是从小到大著名的冰美人,很少见过她高兴的样子,大学没毕业,已经结婚了。这个高中时常常跟我们喟叹自己情史复杂,我们都以为是年少时节强说愁,结果大学毕业他娶了那个剧情据说十分丰富的姑娘,现在娃娃十个月了。这个高中时尤其桀骜,个性乖张,出口伤人从不拐弯抹角,结果在大家都还没晃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嫁人许久,孩子超过了一岁。还有这个呢,我曾经追过一小段儿,后来怎么样了?不知道,因为她在微信还没什么人用的时候就已经把我给删了……

看着一张张脸孔,想着他们的经历,再联想起更多照片上没出现的人和他们的往事,我的感觉愈发奇妙。当然我深知,最终我们所有人的结局都是一样——娶妻生子复生男,即使现在还觉得一切都不可思议的我也不例外。只是当很多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感叹,就像穿越虫洞隔着久远的距离听说了地球上的一件小事,其实只是稀松平常,然而彼此周遭太过不同,所以仍不禁感觉有些唏嘘。

我九,十岁的时候开始上网,在同龄人中属于极早,十二三岁时很多东西已经玩的很溜,很多事情我也貌似提前懂了。当时我在QQ里搜同城交友或按名字搜索别人,四处结交网友(没错当年交网友就是用这种方式),倘若遇到一个十五六岁的,便觉得年纪很大,很成熟,如果搜到十八岁的,看着这个数字,我真的觉得这个年纪该是什么都懂了,什么都能做了。这便是不同年纪对不同年纪的视角差异,等到我十八岁时,自然已经知道自己和当年想象的不同,却又开始忖度着,二十五六岁总该够了吧?可真正生长到这个年纪,却发觉自己依旧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会,很多属于自己的人生难题尚无着落,更不要提为别人负责。于是我便自顾自的觉得,结婚实在仍然是极为遥远的事情。

然而看起来,人物,世事,时光,在不同人身上流逝速度似乎并不相同,或者说彼此的度量单位已完全不同,早已不能再彼此比较快慢。于是,结婚于我仍然是不可思议之事,然而对很多人而言,他们或许已经准备好了。

我生长的城市不小,不比北上广,但规模也殊为惊人。出生在不同的地域其实已经奠定了一个人一多半的命运——从我结识的所有人与他们所有的经历来看,实为如此。但倘若后来去了不同的地方有了不同的遭遇,则大家又是在一个大框架下走向了不同的分支。我留学失败往后颓废了两年,后来来了北京,便时常因着自己的体会,还有来北京之后融入环境结识朋友的心得来揣度,我们曾经一同长大的人,应当都是如何如何,然而回头一看,才发现此种想法实在差矣。

有了一些曾经朋友的联络方式,看着他们的生活,才发觉彼此已经千差万别,更不要提回乡时一见面,话不投机面面相觑时的尴尬。我家人见识颇广,从始至终从未催婚,但曾经的身边人就不同了。慢慢的,大多数人的生活就变成了秀恩爱,领证,晒娃,领房产证合影一张,买了辆小车便很谦虚地说,你们看,我也只有能力买辆小的嘛,诸如此类。再看现在身旁的朋友,大家忙碌的事情,谈话的主题,果然又是另一番天地。

那日与高中的朋友小聚,在餐厅难免又谈起过去。这些年,有的人从家乡考到北上广,毕业又返程回去,甚至有的已在日美欧留过学,结果又回乡从头来过的。其中甚至不乏我多管闲事也好,自以为是也好的苦苦相劝,亦不足以使他们改变自我的决定。从此,故事这般改写,年复一年,归去者与来此者几无相交的可能,而小聚的高中同学,则是极少数逆流而上坚持至今的,我和他之间,便不由的多了许多亲切。

他讲起另一个与我不太熟悉的高中同学的故事,讲他也是留美之后在北京找工作,只是现在十分不顺利,可能很快也要回老家了。随后他便说起,绝大多数曾经的朋友,最后果然还是按照命运安排在行事,所以他不懂,什么样的人才能真正挣脱这层命运,他曾经以为学生时代那些有个性的人才能做到这些事,直到后来他才发现,学生时代的个性,成人之后可能反而变为尤其的庸常。

我不愿认同这种观点,所以我选择了沉默。从小到大我都坚持个性,庸常对于我来说是最为可怕的事情。然而同时,我又缺乏不认同的资本。因为今天自己的故事之所以是这个走向,并不是我自己“个性”的结果,当年复读,是无奈之举,出国,是父母一手操办的,回国之后去了北京,同样是父母推波助澜。实话实说,我能变成今天的样子,多半是拾有破釜沉舟勇气的父母的恩惠,再者即是运气的成分,有多少事是我自己坚持而为之的呢?我又何尝没有动过重返老家,“平淡一生”“当个普普通通的人挺好”的念头?从这一点而言,本该属于我的命运早以铺在前方,只是许多外力加上部分内力使我最终偏离了“正确”的方向。身在今天的处境,我确实谈不出什么心安理得,问心无愧。

更何况,一时扭转,并不代表永久扭转,所以我才对朋友说,我们现在再庆幸也只是一时,若是到了一定年岁仍没有成果,我们岂非不是在白折腾一场?闯荡他乡届时不仅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满足,相反还会带来欲望被启迪而求之不得的更大的痛苦。

于是那场饭,我没吃尽兴,挥手时我很沉默,牵着女朋友的手我更沉默,北京的暮色晨曦固然精彩,然而还能心安理得的享受多久却成了一个压在心头的问题。

当我伴着女朋友回家的时候,我脑海中回想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以上的及其他不一而足。我是沉默的,但我始终牢牢的抓着她的手。认识她之后没多久我就跟她讲,虽然她家里催的急,但我们几年以内应该都是不会结婚的。无他,没有解决清楚自己身上的难题,没有能力为一个家负得起责任,我是不会贸然做这样的事情的。纵使随着时间流逝,身边结婚的人越来越多,过去的朋友中更是热闹非凡,然而我却丝毫没有传闻中所言身边人都交卷时心里会有的那种焦急,倒是另一个段子里讲的深得我心:交卷这么快,你确定不再多检查几遍吗?

女朋友当初与我相识便是偶然,若是绝大多数人知道我和她地域相差之远,更是没可能相信我们最终会走到一起。但她最终还是来了,因为我的几句空话,她跨越三千公里远走他乡,来到我的身边。从此我便尽心努力,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都兑现成实在的诺言。

我漂在北京,是外力与内力使然,也是运气使然,她漂在北京,更多的却是凭勇气,甚至可以说是鲁莽与盲目。但我始终相信,相伴在一起,最终我们会一起走到更好更远的终点。

我总是想起小时候听过的一个故事,一个人走到海边,看见一个男孩不断的捡拾沙滩上被海浪冲上来的贝壳,将它们重新扔进大海。海浪不断的冲上新的,小男孩就不断的扔。于是他便嘲笑道:你这样做有什么用呢,难道就能改变这些生命的命运吗?小男孩拿起脚边的一颗贝壳,说,是的,这一颗,我改变的就是这一颗的命运。

小灰,就是我手中的那颗贝壳,而那颗贝壳的掌心,握着的另一个同类叫我。

目前有 1 条留言 其中:访客:0 条, 博主:0 条 引用: 1

    查看来自外部的引用: 1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