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艳照门(看完有一丝的感动) | 顾建伟个人博客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脑相关 > 正文
柳州艳照门(看完有一丝的感动)
2016年04月23日 电脑相关 ⁄ 共 7997字 暂无评论

2015知音10月下半月刊原稿

“柳州艳照门”男主角:

我这样死而复生

 

口述:叶帛鑫   整理:岑大明

 

【本文新闻背景】 2010年10月下旬,广西柳州爆发了中国大陆影响最为恶劣的艳照门事件,即著名的“柳州艳照门”:柳州男子叶帛鑫沉浸在与相恋两年的女友以玩失踪分手的痛苦之中,这时两人的12段性爱视频及700余张艳照生活照突然被传到网上。一夜之间,叶帛鑫臭名昭著,千夫所指,并因其写的日志上有指名道姓辱骂污辱女方的言词,最终被当地中级人民法院以侮辱罪从严从重从快的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事附带民事责任赔偿女方精神伤害费3万元。

如今,叶帛鑫已于2013年10月25日刑满出狱。那么,当年的艳照门事件到底有没有隐情?男主真是罪大恶极吗?重获自由却依然深陷道德漩涡的他,将以怎样的姿态走近亲人和朋友的视线?最重要的是,曾经千夫所指的他又将如何洗刷名声,开展新的人生?

日前,叶帛鑫主动联系本刊,将这些问题一一解答——

 

 

出狱后自揭隐情:一场爱成千古痛

 

2013年10月25日,我独自走出广西柳州露塘监狱冰冷的大门。抬头仰望久违的天空,虽然秋高气爽、阳光明媚,但心空却一片沉沉的乌云,一种重回人间的感觉也油然而生。

三年前,那场轰动全国的“艳照门”依然历历在目。因媒体的大肆报道,女主家造谣攻击,作为男主角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的我,已是家喻户晓、臭名远扬。尽管我戴上帽子把头埋得很低,但走在街头,还是能感到身后有认出我的人对我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我感到难过,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我的人生已经被彻底改写,依然被不明真相千夫所指,就因一审法院在2011年6月20号登在柳州晚报上的的一句:“视频艳照的发布者叶。。。。。http://www.liuzhouonline.cn/news/local/875798.html  ;”一句无证据就广而告之的定论,让所有人都误以为我是艳照视频的传播者,判的却是“侮辱罪”。

好不容易从鱼峰区转到城中区妹妹家——我妈妈和女儿都住在妹妹家,一间小小的房屋。他们是我为数不多的亲人。当年,我不小心间接无意的炮制了艳照门事件,亲人们以此为耻。我以为三年过后,他们会接纳我。谁知,我按响门铃时,母亲通过猫眼看到我回来了,隔着门含泪对我说:“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这里不欢迎你。我孙女也不想看到你这样的爸。”

踉跄地走出妹妹家居住的小区,我像一个行尸走肉、漫无目的游魂。不知不觉,我竟然走到了柳州郊外三门江边的一个农家小院前。这里地处郊外,面朝清澈的江水,独门独院,这里曾是我的家

我出生在这里。我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我高中毕业后在城里打了几年工,2000年创办了自己的装饰公司,2004年10月结婚,第二年有了可爱的女儿。2006年,公司刚有起色,因感情不和,婚姻走到了尽头。不久,2009年父亲也因病离开人世。弟弟常年在外打工,妹妹自立门户,这个家就只剩下母亲、我和女儿。

那时,我每天从公司下班,骑着摩托车回来,老远便闻到花甲母亲做饭菜的香味,摩托车刚驶进院子,3岁女儿便跑出门来迎接我,甜甜地喊“爸爸”。可是如今物是人非,门庭易主,这里已不再是我的家。

独坐在江边,我不禁抱头痛哭。夜幕渐渐降临,望着万家灯火,我连一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只好走回城里,口袋就一点钱,住不起旅社,网吧是最好的去处。

我进了一家网吧,登录三年多未登录的QQ号。一上线,我的QQ不停地发出“叽叽”的声音,居然有海量的历史留言。我的QQ没有设置身份验证,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艳照门”事件发生后,尽管我被捕入狱,但许多人并没有原谅我,他们加入我的QQ,留言谩骂我。我用鼠标不停地点击闪烁的QQ头像。“没有教养、卑鄙下流、人渣流氓。。。。。。等等,网上骂声似乎在我耳边回响。

我万万想不到,虚拟的网络空间也容不下我,往后哪里是我的生活空间?我感到万念俱灰,又感到万般的委屈,心痛又一阵加剧。我虽然获得了自由,但我对生活的心已死,恨意又油然而生。

人们不会知道,“艳照门”事件并不完全是我一个人的错,我也遇人不淑。如今三年过去了,这沉重如山的一页不但没有翻过去,反而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我如果不揭开“艳照门”事件的真相,我内心永远无法释怀,大家也永远不会原谅我。

此后一连十多天,我呆在网吧里,每天只吃两个馒头,在键盘上一字一句地敲下那段不为人知的恋爱史,并发到空间里——

2008年4月,在一次交友活动中,已离婚两年的我认识了小我12岁、在柳州市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飘子,不久便深深地相爱了。

和飘子恋爱后,就因为她的一句:“我想要你100%的爱”。我就没有再很好地陪女儿,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来陪她,几乎所有的钱也都花在她的身上。虽未同居,我们在一起欢爱时,征得飘子的同意,近距离拍摄下了多段性爱视频和数百张性爱祼照,她还亲自把这些拿到单位刻录成多份光碟,说是留着作纪念,我们当时也只是觉得好奇,好玩,没想那么多,6-70岁再拿出来看看,平时她也下载不少成人小说和日本A片来和我分享,也没想到后来。。。。。。

为了取得她父母的同意,飘子还特意叫我隐瞒有小孩的事实蒙混她父母,如此的善解人意,确实让我很感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的爱她宠她,为了她我愿意付出甚至生命。但在飘子的父母看来,只有高中学历的我,与他们的女儿还是不般配,但在飘子的坚持下,才勉强同意我们交往。而我母亲得知我找了这样一个高干子女当女朋友,也不怎么赞同,觉得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是我已深爱她而无法自拔,谁的话都听不进。

2009年5月初,结婚提上了议事日程。与飘子恋爱后,我花钱如流水,把辛苦赚来的钱经常给她及她父母买高档化妆品、保健品,衣服、礼物,旅游。。。。。。逢年过节更是大手笔的给她及家人家送礼不断,几乎花光了积蓄,对她及家人百般示好百般迁就,有求必应,把她当公主一样的宠爱着,把自己放在尘埃之下,为她买衣服,买化妆品,保养皮肤花钱,我的口头禅就是:“只要能让老婆漂亮,什么都不贵”。可她除了和我在一起恋爱,逢年过节,从未想到过给送我什么,或是给我家还礼,最后,千金散尽,商议结婚时都已拿不出钱来买房。我建议飘子,结婚后在三门江边我老家住一段时间,等我挣到钱后再购买新房,可是飘子不同意,建议我和母亲商量把现在住的房子卖掉,重新按揭在离她单位较近的地方买一套新房,否则就不同意结婚。

我爱飘子,专一的爱得没方向没原则的那种,马上答应她的要求。当我鼓起勇气向母亲商量卖掉父亲留下的这套房子。母亲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为了我的幸福,还是忍痛答应了。谁也想不到,这为我苦难人生、为一场镜花水月的爱情,变成千古心痛埋下了伏笔。

2009年6月,母亲的房子卖掉后,按揭买下了新房,新楼盘的房子还没有交房,母亲和女儿没有住处,只好到妹妹家居住。此后,我一边拼命挣钱开始月供,一边想法筹集装修的钱,因为对幸福的憧憬,全身激荡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可我感觉,飘子开始很少来找我了,晚上甚至都不出来和我约会了,行踪诡秘,业余时间也不知道去哪,还经常欺骗我和别的男人有暧昧关系,被我碰见了好几次而不能自圆其说,她父母还因此说我:“竟然搞跟踪,小叶人品有问题”。我从不看她的手机短信和QQ聊天和电话什么的,但她却经常告诫我要尊重她的隐私要相信她,不准窥视她的任何通讯工具,好像怕我知道点什么。但是渐渐地,我再也找不到相信她的理由,有次飘子还亲自去我的住处删掉了所有我们的性爱视频和她的裸照。拿走了她所有的东西,甚至把我的一条贵宾小狗都牵走了,但有张她之前刻录的光碟还在我抽屉里,成了我唯一的纪念。

2010年初,新房终于交了,我抓紧装修,经常夜深拖着酸痛的双腿,蓬头垢面的回到我租住的小黑屋,潮湿,脏乱,吃个馒头就算过,但我不在乎,想着她,心里美美的,什么都是值得的。初定6月6日结婚。新房我亲自设计,选购材料,每一个细节都倾注了我的心血。3月底,新房终于装修完工,我和飘子也拍完了婚纱照。我整天憧憬着与女友牵手走过红地毯的神圣时刻的到来。

不想,命运却在这时候,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终于装修好新房,4月25日,我去了一趟北京。5月4日回到柳州,发现飘子就失踪了。难怪一上火车时我打她的电话一直关机,发短信她也不回,我跑到她家里找她。她父母说不知道,叫我别再找她了,她肯定不会再回来了。她父母的意思很明白,飘子就这样与我不辞而别,消失了,我的心瞬间碎了一地。

但我不甘心,这样的分手太残忍了。我必须找到她,让她亲口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于是,我满世界地找她,甚至到小区张贴“寻找未婚妻”的寻人启示,不惧电视台报社的长枪短炮的撰说,网络里发寻找女友启事,各论坛发帖哀求她,哪怕违心的认错,只要,她能回到我身边。可要命的是,飘子的莫名失踪,引发了连锁反应:因为找她,我仍然大把大把地花钱找线索,被人骗,被人忽悠,最后已身无分文,新房的月供都无法凑到,不得不打算将已装修好的房子便宜卖掉,继续找她;因无法专心打理公司,公司很快就关门了,女儿整天见不着爸爸,晚上睡觉常常拿着和爸爸的照片,泪痕满面的才睡得着,我心痛痛痛,那段日子我失魂落魄,丢三落四,行尸走肉一般的苟活着,飘子,你到底在哪儿呢?我心底一遍遍的喊着。。。。!8月,我又去了趟北京散心,不慎将刻有视频裸照光碟丢失在火车上。。。。。。

苦苦寻找四个月,仍一无所获,飘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像烟云一样飘走了,再也不见。

2010年11月初,我寻找飘子几乎快要崩溃的时候,终于从她姐姐,姐夫那里得到证实:飘子不是失踪了,而是用这种方式和我绝决地分手,飘子早已另有新欢,因为她爱上了个日本男友,见我已经没钱,她亏欠我又太多,无法面对我。飘子的姐姐,姐夫没有考虑我的感受说出真相,就是为了让我死心,别在折腾。再折腾不会有好果子吃。那一刻,我被悲愤和伤心笼罩着。

想到为了这场以为很真的爱情,花尽积蓄,买掉了父母的房子,让白发苍苍的母亲,年幼的女儿无家可归,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伤心顿时升级为满腔的愤怒。就在这天开始,我一时冲动,将积压在心底的怨恨及带有辱骂飘子言词的八篇生活记实日志及我与飘子的生活照、婚纱照发到我的博客和QQ空间,网络论坛上。可过了几天,没想到的是,我与飘子的12段性爱视频及130余张艳照莫名其妙被传到网上,发生了后来让我追悔莫及的“艳照门”事件,我很快被推上了新闻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出一个月,视频裸照传到亚洲地区的几乎每一个色青网站里。

 

重情是人性中的亮点:一朝悔获众人心

 

我万万没想到,虽遭此劫,三年的牢狱刑满回来后,许多网友特别是当年“艳照门”期间无数谩骂我的人,在事隔三年多后看到我的日志和判决书得知这不是炒作的真相后,竟纷纷给我留言:“你虽然做了荒唐之事,但也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振作起来,重新开始生活,过去就当是一场梦”“鑫哥,我以前也骂过你,当时以为是你……对不起了”我心里很暖,用脑子看问题的人值得我尊敬,毕竟这场横祸,我一直都是凭着一个人,一张嘴,无法抵挡世俗同情“弱者”声讨的汹涌

除此之外,还有网友用实际行动来帮助我,知道我刚出狱没有钱花,生活困难,就给我寄一些钱。新疆乌鲁木齐一位29岁的医学女博士邱婷,给我汇了1000元钱后,还在她微博上公布了此事,并为我呼吁,希望社会不要歧视我,多理解我。

丽江一位网友丁春成给我购买了往返丽江的机票,邀请我去丽江旅游散心。2013年12月上旬,我带着复杂的心情飞往丽江,在丽江机场出口,丁春成举着牌子迎接我,在随后的几天里,丁春成和朋友陪我游丽江古城、走茶马古道、爬玉龙雪山……和我成了哥们儿。各地的网友不少也邀请我去他们的城市看看,相继的,去了济南,北京,成都,最开心的几个月,我也交到了不少真诚的男女朋友,他们正用一颗颗善良的心来让我释怀我的痛苦和仇恨,我绝望、枯死的心渐渐地复苏了,把恨埋在心底尘封,必须重新像以前一样阳光的活着,这是对每一个关心我的朋友和亲人的一个交代

这个世界并没有拒绝我,更没有抛弃我,我没有理由自暴自弃。

我开始反省,这才发现当年已进不惑之年的我,处理感情问题居然是那样的冲动。尤其让我自责的是,我打听到,飘子及家人的生活也被艳照门事件彻底地破坏了,她现在改了名,换了户籍,不知隐身到了茫茫人海中的哪一个角落。不用说,她的余生,注定要在羞辱和疼痛中度过。

我第一次觉得,我的罪孽如此深重。

我一时的冲动,不光毁了我和飘子,还给整个社会带来了不良的疝气,也给整个家族带来了重创。我是家里的顶梁柱,刚刚有点起色的家里,随着我的入狱和赔偿,已经倾家荡产。母亲老了,女儿又还小,68岁高龄的老母亲带着9岁的女儿靠妹妹养活。我入狱不到一年,因为母亲和女儿拖累了妹妹,导致了妹妹为了照顾妈妈和侄女至今未嫁。妈妈、妹妹、女儿三个女人只能“抱团”相依为命,艰难度日。我说服自己,就算为了家里三个柔弱的女人,我也必须坚强地爬起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刚从监狱出来,我成了无职游民,必须尽快找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从外地回到柳州,我不再像前些日子那样天天泡在网泡,我用网友寄给我的钱租了一间简陋的屋子住了下来,然后开始出去找工作。过去,我大小也是个公司的老总,现在要到别的公司找工作,还是有点放不下这个面子。好些天,我在好几家公司门前转悠,就是没有勇气跨进去。

转眼热心朋友,网友寄来的钱渐渐地用完了,几乎连每天两个馒头都无法保障了。2014年1月1日,枊州一家燃气公司招聘送气工,月薪900元。我知道这干的是苦力活,与我过去的身份一点都不相符,我在该公司门产足足转了两个钟头,最后为了生存,皱起眉头走进了老总办公室。

公司老总知道我的底细,半开玩笑地说:“让鑫总做这活,真是屈才了。”我明知对方是在挖苦我,但还是挤出笑脸:“能在您门下混一口饭,众叛亲离的叶帛鑫,已经非常满足了。”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老板不忍再奚落,聘用了我。

送气工是相当辛苦的,我开着三轮车把液化气送到用户楼脚,然后扛到用户家中。很多旧小区没有电梯,我扛着几十公斤重的液化气瓶,爬上六七楼,已经快喘不过气了,可是一天要送上百桶液化气,傍晚下班时,我躺在公司集体宿舍的硬板床上,已经动掸不得。

身体上的苦,咬咬牙就能坚持下来,而心里的苦,却时常被莫名奇妙地触发,隐隐作痛。送液化气要进千万户家,因为我太“出名”,尽管穿上了送气工的工作服,戴上了工作帽,还是时不时被认出来。“你长得太像当年那个艳照门的男主角了,”见我尴尬万分,对方恍然大悟,“嗬,你就是那个人?错不了,你就是他,怎么来送液化气了?你当年干的那事太不厚道了,遭报应了吧!”

好几次,我想辞工不干算了,可生计所迫却又不能,只能强痛楚坚持、再坚持。渐渐地,类似这样的话,听多了,也就麻木了。

当年的“艳照门”事件影响实在恶劣,突破了大家的道德承受底线。为了重新取得别人的理解,我必须拿出一百倍的诚意。为此,2014年12月22日,我主动走进上海东方卫视“真相”节目组的直播室,表达了自己对“艳照门”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的反省和悔改决心。因为我是至今为止全国所有“艳照门”事件唯一敢以真实身份和面目主动登上电视台向社会忏悔的主角,我的真诚和悔改之心,得到了社会公众的理解和包容。

让我感动的是,我的做法还让我重获了久违的亲情。因为“艳照门”事件一直抬不起头、一直鄙视我的母亲和妹妹,当天在电视上看到我真诚的向全国观众忏悔,母亲紧搂着妹妹老泪纵横:“你哥终于知道错在那儿了,妈为他高兴,咱再穷也要有骨气的活着!”在她们心里打了多年的结终于解开了,她们原谅了我。

第二天,68岁的老母亲和妹妹来接我回妹妹家。回家,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可这对我来说,却一度感到那么奢侈。现在,我终于重新拥有了它,不用再去到租住的住处,终于回家了。我终于找回了久违的亲情。

 

绝地自救从头再来:一番苦换重生

 

一家人团聚后,我照样每天早早去上班。可我非常苦恼,几百元的月薪根本无法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因为生活压力,我常常失眠,上班也常常走神,好几次过马路撞红灯也不知道,差点被急驰的车撞上。

有一天,我扛着液化气瓶,给妹妹居住的小区一个用户送去,刚进小区就碰到了母亲。她看我,不发一语,我也说不出话来。刚要转身,就听见母亲在后面叫我:“阿彬(我的小名),记得晚上回来吃饭。”

我听见母亲的声音有些哽咽,因为她看到自己的儿子太苦了。我嗯了一声,转过身眼泪也禁不住涌了出来。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妈妈掏出500元钱递给我:“你干那活,太苦,不是长久之计,能不能干点小生意?比方说,先从摆地摊干起。”

可是五百元钱即使摆地摊也太少了呀。但我还是不想让母亲失望,真的就用那五百元钱,到批发市场买了一些最廉价的小玩具,白天去送液化气,晚上就摆地推。

一个大男人卖这种小玩意,几乎无人问津。可是想到妈妈,想到女儿,我咬了咬牙,坚持了下来,并试着大声吆喝。收摊时,我清点收入,纯赚了21元,我把钱捂在心口,感叹万千。

我的坚持,渐渐地看到了生活的曙光。曾经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朋友也开始接纳了我。2015年2月,一个在南宁开装饰公司的哥们,真诚地向我发出了邀请,聘我到他的公司做业务经理,干回我的老本行,我兴奋地赶过去上班。

可是,上任不几天,我发现公司的员工在下面议论,大意是老总聘我这种人来当经理,简值有损公司形象。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必须承认这些言论有道理,我在“艳照门”事件中名声扫地,必须重塑自己的形象。

为此,我主动辞去了业务经理的职务,要求做业务员,从底层做起。朋友老板得知我的用意,表示理解,答应了我的请求。

一切从零开始。每天,我第一个到公司,主动打扫清洁卫生,给每个员工的办公桌上沏上一杯热茶,看到同事忙不过来,我主动伸手帮助,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让我来”。用一颗真诚的心和他们交往。很快,我得到了同事的认可。在业务上,我认真做好每一单业务。半年下来,我的踏实得到了客户的好评,业务开展得非常好,业绩在员工作总是领先。底薪加提成每月有了四五千元的收入,家里的生活渐渐地有所改善。2015年7月,公司员工一致推举我重新坐上了业务经理的位置。只因在他们的眼里,我,叶帛鑫,不仅工作能力,经验配得上这个职位,而且还是一个值得交心的朋友。

重启人生,踏实做人,我渐渐地得到了社会的认可。许多网友主动申请我为QQ好友,都愿意和我交朋友。我通过QQ空间推销柳州的名吃螺蛳粉,和成人用品,许多网友特别信任我,直接把钱先打给我再发货,都说:“加你都几年了,我懂你,信你”。现在通过朋友的帮助,我还和朋友合作建了一个网站http://www.yeboxin.com开办情感交流互动平台,论坛板块,为感情困惑的网友探讨情感问题,交朋识友,商品交易,YY视频,娱乐。

如今,我的生活秩序正常而健康,每个周末,雷打不动地必须回一次柳州,陪女儿、妹妹和母亲,体会亲情的温暖。唯一的缺憾是,妈妈见我每次都一个人回家,很是体量我的孤单,总唠叨着让我再找一个女人过日子。我只能苦笑。艳照门事件,已将我“塑造”成了一个可怕得一旦分手就要公布女友裸照的卑鄙男人,哪里还会有姑娘敢爱上我?虽然这样,但我仍然相信总会有个懂我的女人在等着我,我会等到她。

至此,经历了艳照门事件惨痛教训和打击的我,终于可以说得上起死回生了:艳照门男主角叶帛鑫已死去,励志暖男叶帛鑫正在重生。我再次撕开伤口,是想真心奉劝正在感情漩涡里的人们,对待感情要惜缘,懂得感恩,也要随缘,尊重因果,别再犯我类似的错,并愿与天下正在相爱或即将恋爱的人们共勉。

 

(叶帛鑫为实名)

 支持我的朋友请转发到论坛,微博分享,让更多人知道,不是我发的视频裸照!
叶帛鑫感谢您行动上的支持,网站完善后多来看看,分享精彩内容。再次感谢
http://www.liuzhouonline.cn/news/local/875798.html  ;柳州晚报法院的判决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